当前位置:恬泉文章网首页 > 名词>正文

新唐书冯盎传翻译冯

发布时间:2019-03-02 04:20:02
点击: 5
点击: 萌面大瞎

宝彻兄子曰智臣,复聚兵拒战,盎进讨,兵始合,辄释胄大呼曰:"若等识我耶?"众委戈,袒而拜。

冯盎,字明达,高州良德人,本北燕冯弘裔孙,高瞻敏行,有天下计,隋仁寿初,盎为宋康令,潮,成等五州獠叛,盎驰至京师,请讨之,文帝诏左仆射杨素与论贼形势,素奇之,曰:"不意蛮夷中乃生是人!"即诏盎发江,岭兵击贼,平之,拜汉阳太守,从炀帝伐辽东,迁左武卫大将军:番禺名贼洗宝彻等反,杀官吏,盎率兵破之。

冯盎传

冯盎传

或说盎曰:"隋季崩荡,海内震骚,唐虽应运,而风教未孚,岭越无所系属。

史所贵

史所贵

且盎不及未定时略州县,摇远夷,今四海已平,尚何事?反未状,当怀之以德,盎惧,必自来。

贼遂溃,擒宝彻,智臣等,遂有番禺,苍梧,硃崖地,自号总管,公克平二十州,地数千里,名位未正,请南越王号,"盎曰:吾居越五世牧伯惟我一姓子女玉帛吾有也人生富贵如我希矣常恐忝先业尚自王哉武德五年,授盎上柱国,高州总管,封越国公,贞观初,或告盎叛,盎举兵拒境,太宗诏右武卫将军蔺谟发江淮甲卒将讨之,魏征谏曰:"天下初定,创夷未复,大兵之余,疫疠方作,且王者兵不宜为蛮夷动,胜之不武,不胜为辱,"帝乃遣散骑常侍韦叔谐喻盎,盎遣智戴入侍。

帝曰:"征一言,贤于十万众."五年,盎来朝,宴赐甚厚.俄而罗,窦诸洞獠叛,诏盎率众二万为诸军先锋,贼据险不可攻,盎持弩语左右曰:"矢尽,胜负可知矣,"发七矢毙七人,贼退走,盎纵兵乘之,斩首千余级,帝诏智戴还慰省,赏予不可计,奴婢至万人,盎善为治,阅簿最,擿奸伏,一时清晏,得民欢心.卒,赠左骁卫大将军,荆州都督,冯盎字明达,高州良德人,原本是十六国时北燕国君冯弘的后裔,眼光远大,办事敏捷,有雄才大略:隋朝仁寿初年,冯盎任宋康县令,潮,成等五个州的獠族人反叛朝廷,冯盎快马飞驰到京都,奏请平定反叛的僚人。

平定反叛后,冯盎被委任为汉阳太守。

文帝诏令左仆射杨素与他共同讨论反叛的情形势态,杨索对他感到惊奇,说"想不到蛮荒异族中竟出了如此之人!"文帝立即下诏命令冯盎征集长江,岭南的军队攻打反叛的僚人?他随从炀帝征伐辽东,迁升为左武卫大将军,番禺著名贼子洗宝彻等反叛,杀戮官吏,冯盎领兵打败了他们;洗宝彻的侄子名叫洗智臣,又集聚军众与冯盎对战,冯盎率兵进讨,两军刚交锋,冯盎就脱下战袍大喊:"你们认识我吗?"敌方军众扔下武器,脱下战衣露出上身向他叩拜;反叛队伍因而溃散,他俘虏了洗宝彻,洗智臣等人,于是占据了番禺,苍梧,朱崖的地盘,自称总管。

有人鼓动冯盎说:"隋朝已是末世,分崩离析,时局动荡,国内大乱;唐王虽然应运而生,但他的影响,教化尚未使人信服,岭南,百越之地尚无所归属;明公攻克平定了二十个州,占地方圆数千里,名份还未确定,请加'南越王'名号,"冯盎说:"我家居留百越之地已经五代了,担任州郡长官的人仅我们冯家一姓,子女玉帛我都有了,人世间的富贵,像我这样的就少有了!我常常忧虑有辱先辈创下的基业,我还要自立为王吗?"唐高祖武德五年,委任冯盎为上柱国,高州总管,封他为越国公,贞观初年,有人告发冯盎反叛,冯盎率军到本地区边境抵御。

太宗诏令右武卫将军蔺谟调集江,淮的士兵准备前去征讨,魏征劝谏说:"天下刚刚平定,战乱给黎民带来的疾苦尚未平复,大规模战争之后,流行疫病正盛;况且王者的军队不应因为蛮荒异族轻易举动,战胜了它称不上威武,战胜不了它却是耻辱?

不久,罗州,窦州各洞的僚人反叛,太宗诏令冯盎率领军众二万人担任进讨诸军的先锋。

而且冯盎不像天下未平定时那样攻占州县,又在边远的异族地区,如今国内已经安定,他还有何希冀?反叛尚未形成,应当以仁德去安抚他,冯盎感到忧惧,必定会自来朝见天子,"于是太宗派散骑常待韦叔谐前往开导冯盎,冯盎便派他的儿子冯智戴入宫侍奉皇帝,太宗说"魏征一番话,胜过十万军队,"贞观五年,冯盎进京朝见太宗,太宗设宴接待,赏赐给他非常丰厚的物品!反叛的僚人占据险要关隘,无法攻破,冯盎手持弓弩对身边的人说:"我的箭射完了,胜负就清楚了。

它是清代著名学者章学诚的代表作,与刘知几的。

图书目的。

"他连发七箭射死敌军七人,反叛者的队伍溃逃,冯盎挥兵追击,斩杀敌军首级一千余级,太宗下诏冯智戴返回岭南省亲慰问,赏给的财物无法计算,赐给的奴婢达万人:冯盎善于为政之道,亲自查阅财务出纳簿册文书,揭露举发隐秘的行奸作恶的人和事,一时间社会安定,深得黎民欢心?死后,朝廷赠给他左骁卫大将军,荆州都督职衔?是一部史学理论著作,一直被视作古代中国史学理论的双璧。

章学诚撰写。

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阐发史意或史义.一文中说:"郑樵有史识而未有史学,曾巩具史学而不具史法,刘知几得史法而不得史意.所为做也."在这里,他通过与以上诸家的比较,明确指出自己撰写;一书,就是为了阐发史意,此外,章学诚还在,的许多篇章中谈到了阐发史意的重要性,例如他在,篇中说:"做史贵知其意,非同于掌故,仅求事文之末,篇中说: "史所贵者义也!篇中说:"史家著述之道,岂可不求义意所归乎?"等等,章学诚为何如此强调史意的重要性呢?他认为史学主要包括史事,史文,史义三个部分,其中史义是灵魂,因此最为重要?

,表明他希望通过对史书和史文的研究达到通晓史义的目的!

思想体现?

首先,扶持世教,匡正人心。

篇中说:"孔子做,,盖曰其事则齐桓晋文,其文则史,其义则孔子自谓有取乎尔,"据此,章学诚把自己的著作命名为?一文中说:"学诚读书着文,耻为无实空言,所述,,虽以文史标题,而于世教民彝,人心风俗,未尝不三致意,往往推演古今,窃附诗人之义焉,"学诚在这里说的"世教",当然是指儒家的仁义道德学说,这正是他的历史局限所在,不过我们还是应当辩证看待这个问题.章学诚的这一观点,在政治上虽然是消极的,但在学术上却具有进步意义,其次,扭转僵化的考据学风,这点前文已有论述。

一文中说:"鄙着。

得吾说而通之,或有以开其枳棘,靖其噬毒,而由坦易以进窥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也,或于风俗人心不无小补欤。

再次,对考据学以外的其他不良文风进行揭露和抨击,章学诚在.之书,诸知己者许其可与论文,不知中多有为之言,不尽为文史计者,关于身世有所枨触,发愤而笔于书,尝谓百年而后,有能许,文辞与老杜歌诗同其沉郁,是仆身后之桓谭也,诸篇,十余年前旧稿,今急取订正付刊,非市文也,盖以颓风日甚,学者相与离蛴攘臂于桎梏之间,纷争门户,势将不可已也.还为中国方志学奠基.该书外篇四至六都是方志论文,章氏虽长于史学,但从未得到清政府的重用,因此他把自己的史学理论,用于编修方志的实践中?

编修方志在他一生活动中占有相当重要地位,并使他成为方志学建立的极其重要人物?梁启超把他誉为我国"方志之祖","方志之圣!78 年代全国修志热潮兴起后,他的方志学说还被用来当作启蒙理论学习,也成为非谈不可,非读不行的热门了:内容简介,共8卷,包括内篇和外篇两部分,内篇5卷,外篇3卷:但是,由于该书版本很多,内容不尽一致,1921年,吴兴刘承干所刻,内篇增1卷!

"史所贵者义也,而所具者事也,所凭者文也.问世之后,对于后世史论的发展,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因此,宋元期间,相继产生了如郑樵的,,范祖禹的!和吴缜的,继宋元之后,明清两代评史论史之风更盛,而章学诚的,,堪称能与.匹敌的第二部史学理论巨著?中,不仅批判了过去的文学和史学,也提出了编写文史的主张,他对编纂史书的具体做法,又表现在他所修的诸种地方志之中,解放后,中华书局据刘刻本排印,又附增。

由于版本不同,我们只好综合不同版本的内容,将其涉及史学理论的主要内容,简介于后。

另外,旧本;卷前刊有章学诚次子华绂写的序文一篇,刘刻本未载,解放后排印本补入,章氏撰写,,大约始于乾隆三十八年,至嘉庆六年为止,历时20余年,其一,"六经皆史"论.关于我国史学的源流.开卷便宣称,又说:"古人未尝离事而言理:皆先王之政典也,中,进一步阐述:"三代学术,知有史而不知有经,切人事也;后人贵经术,以其即三代之史耳;近儒谈经,似于人事之外别有所谓义理矣:"章氏提出"六经皆史"的命题,以为,皆属先王的政典,记述了古代的典章制度,说明史之源起先于经,并且指明经术乃是三代之史而为后人所重视,虽然"六经皆史"不是章氏的创见,在他之前王守仁已提出"五经亦史"的见解,但是在乾嘉时期,针对"汉学"注重"舍今求古"的考据和"宋学"专尚"空谈性天"的两个极端,"六经皆史"提出学术必须"切合当时人事",在客观上却有着积极的意义?这个命题的提出,源自章氏史学"经世"的思想,不但将史学的产生上溯至?

对于"六经皆史"的论述。

之前,而且扩大了古史研究的范围,对先秦史学史和史料学的研究作出了贡献!等诸篇,均有涉及,其二,有关历史编纂学问题,这是该书的主要内容之一,散见于,章氏发展刘知几的史学理论,于"才,学,识"之外,提出"史德"问题,他说:"史所贵者义也,而所具者事也,所凭者文也;"具备"义,事,文"方可称为"史学。

在章氏看来,三者以"义"为主,而"事"与"文"不过是求"义"的根据和技巧而已?

所以,章学诚所说"史德"的内容,实际上就是"尽其天而不益以人"的治史态度。

"义"指历史观点,"事"指历史事实,"文"则是表达的文笔,然后,"义"毕竟是史家主观的东西,那么,如何使主观的"义"与客观的"事"一致呢?章氏认为,"能具史识者,必知史德;德者何?谓著书者之心术也,"这是说,史家治史要有尊重历史真实的基本态度,即"填辨于天人之际,尽其天而不益以人"的态度?这里的"天人之际",是指客观的史实与主观的史家而言,要求史家不以主观的偏见代替客观的史实,只要按照这个要求去做,就"足以称著书者之心术矣,这是"欲为良史"的基本条件;在章学诚看来,古来史书就其性质而言,基本可分为两大类,即所谓"撰述"和"记注",或称为"著述"与"比类",又称之为"著述"与"纂辑。

虽然称谓不尽相同,而含义并无区别,前者指史家的"独断之学",即史学著作;后者属文献资料汇编,即史料纂辑.章学诚可说是我国古代史学史上,第一个严格区别史着与史料的史学家,在体例方面,章氏认为通史有"六便"和"二长"八个优点!"六便"是:免重复,均类列,便铨配,平是非,去抵牾,详邻事:"二长"是:具翦裁,立家法:尤其称赞像郑樵撰述.这种专门的学者!

章氏的有关方志的论述,如今仍保存在。

对于纪事本末体,章学诚亦备加赞许,以为"文省于纪传,事豁于编年","决断去取,体圆用神",兼有纪传史和编年史所不具备的优点,其三,把方志作为一门专门的学问,我国方志起源很早;载外史掌"四方之志",就是指当时的地方志;自宋元以来,纂修方志之风日盛,清初修志之风更加盛行,但是,把方志作为一门专门的学问,提出系统的理论主张,始自章学诚?章氏不但对方志的性质,内容,体例等问题有独到的见解,而且将其主张贯彻于具体的编修方志的工作中。

这是章氏对方志学的杰出贡献,关于方志的性质,历来把它列入地理类,章学诚认为,方志"乃史体",与地理不同,而"地理之学,自有专门",二者不能混淆!从性质上划分了方志与地理的区别.至于方志的内容,章氏认为,它既然属历史,专载一方,就不应只重地区沿革,而轻一方文献!因此,在体例上,他主张方志立三书,即记载大事记和人物的"通志",记载典章制度的"掌故",记载文献诗文的"文征",以及作为附录的"丛谈:为了征集文献资料,便于编修方志,章学诚还提出了各州县建立志科的主张。

中看到全氏所撰碑传事有重复,即把全祖望表彰民族气节的一片真心,看成是为自己的文集争体面。

由于章学诚是封建社会末期史家,在,中,有其高于前人的评论,但也摆脱不了宣扬纲常礼教之例,如他把谤君和怨悱的人说成"乱臣贼子","名教罪人,对于历代史学名著的评论,其观点仍有值得商榷之处.书中所论史实,也存在错误的地方,如全祖望是清初有民族思想的人,他的文集大量表扬明末清初抗清的忠臣义士,章学诚仅从,这些是我们在阅读!时,应加以注意的。

关键词标签冯盎传  史所贵  
我要说两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