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恬泉文章网首页 > 名词>正文

所以诗还是有了历史见证一样的作用

发布时间:2019-03-01 12:15:04
点击: 4
点击: 焦糖豆沙

剑佩声随玉墀步⑹。

是唐代诗人贾至的作品.此诗第一联是描写一个"早"字,第二联写大明宫的景色,第三联写百官上殿朝见的情况,第四联是感恩效忠的话.全诗把皇宫豪华的气派以及百官上早朝时严肃隆重的场面写得活灵活现;政治色彩很浓;早朝大明宫⑴,银烛熏天紫陌长⑵,禁城春色晓苍苍⑶;千条弱柳垂青琐⑷,百啭流莺绕建章⑸。

永宁里

永宁里

永宁里

早朝时早朝大明宫

⑶禁城:宫城。

代指宫门!

衣冠身惹御炉香⑺:共沐恩波凤池上⑻.朝朝染翰侍君王⑼?词句注释,⑴早朝:臣子早上朝见皇上.大明宫:皇宫殿名.国家大典,皇帝朝见百官多在此举行,⑵银烛:蜡烛.有银饰的烛台.此指百官早朝时擎的灯火.熏天:一作"朝天".天:代表皇帝.朝见皇帝称为"朝天".紫陌:紫红泥铺的路,指京城长安的路,⑷青琐:皇宫门窗上的装饰.⑸百啭:鸣声婉转多样.建章:汉代宫名?代指大明宫。

⑹剑佩:宝剑和玉佩.玉墀:宫殿前的石阶.亦借指朝廷;⑺御炉:御用的香炉,⑻凤池:即凤凰池,在大明宫内,中书省所在地.上:一作"里,⑼朝朝:天天;每天.染翰:写文章.翰.白话译文,银烛闪闪照亮了皇宫里漫长的紫陌,禁宫中春色苍苍.上千棵柳树在道旁亭亭而立.宫门外弱柳垂下的枝条拂动着门上的浮雕;黄莺随意盘旋。

婉转的叫声回旋在建章宫上.文武官员身上的佩剑和佩玉发出轻响。

文学赏析。

这是描写百官上朝场面的一首作品.这首诗的政治色彩很浓.皇宫豪华的气派以及百官上早朝时严肃隆重的场面写得活灵活现.这首作品的一个特点是全诗用比较贴切的文字描写场面。

臣子们鱼贯着走上大殿去:衣冠上沾染了御香炉里散发出的香气.早朝开始的那一刻:受到皇帝的恩宠而站在凤凰池上的臣子们,就要按部就班得协助君王治理国家了,虽说用到一些褒义的修辞!但是却没有出了早朝大明宫这个场面:用字很集中。

虽然有词藻的堆叠。

并没有用使读者有更多题外思索的字眼,说白了就是意境上苍白,可是还是落在俗套里.不过或许是场面过于宏大,诗人作为一名官员,能如此下笔已是难能可贵了.用紫陌形容甬道,前人的诗里就有,不新鲜;对青琐的描写:也很平常;建章殿是汉代的宫殿!这里因为避讳而代指唐朝的宫殿,走了一般的路子;大臣受皇恩而得以站于凤凰池上!这更是封建社会千年的传统;至于朝朝协助君主;古代三纲中臣以君为纲讲了好几千年了,写出来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可也是因为这首诗记载的场面在那个时代日日重演?

一旦如此。

所以诗还是有了历史见证一样的作用.政治色彩浓厚的诗通常因为要表达主观上的尊重及客观上的严肃?诗写出来个性却不突出在所难免.当然这不是说写宫廷生活一定不能加入个人色彩,而是说封建社会里的诗人写宫廷生活就会免不了有如此的缺憾,在当时政治局面是不允许他们那样的,和现在写诗不一样.现在讲民主,批评起时事来可以酣畅淋漓得加进自己的感情.可是那个时代写诗却是不兴这样的;就会被人另眼相看。

不是为了让人躲着自己。

要不然这首诗不会写得如此直白?

甚至避之唯恐不及.写一个宫廷生活的场面,在这里诗人是想让更多人了解这种场面?从而了解自己也是个本分的臣子;泰安泰山人.贞元元年礼部侍郎鲍防下进士.顺宗时;累至宣歙巡官.为王叔文所恶.贬汀州宁化尉.元和初,宰相李吉甫知奖,擢为监察御史,掌制诰.後以与窦群,吕温等诬论宰执.出为资州刺史.士谔工诗。

微风吹竹晓凄然.今来始悟朝回客。

作皆典重.与韩梓材同在越州,亦以文翰称;南馆垂杨早,东风细雨频.轻寒消玉斝,幽赏滞朱轮,千里巴江守:三年故国春.含情非迟客,悬榻但生尘,永宁小园即事.萧条梧竹下,秋物映园庐.宿雨方然桂,朝饥更摘蔬,阴苔生白石;时菊覆清渠.陈力当何事;忘言愧道书?台中遇直,晨览萧侍御壁画山水,虫思庭莎白露天,暗写归心向石泉。

早岁有卜筑之志。

夜添山雨作江声.秋风南陌无车马。

独上高楼故国情?

过三乡望女几山,女几山头春雪消?路傍仙杏发柔条.心期欲去知何日?惆怅回车上野桥?和李都官郎中经宫人斜,翡翠无穷掩夜泉,犹疑一半作神仙.秋来还照长门月,珠露寒花是野田?山阁闻笛!临风玉管吹参差:山坞春深日又迟.李白桃红满城郭,马融闲卧望京师?槐柳萧疏绕郡城,忆江南旧游二首。

白首闲看太史书.城下秋江寒见底。

山阴道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曾作江南步从事,秋来还复忆鲈鱼,曲水三春弄彩毫:樟亭八月又观涛.金罍几醉乌程酒.鹤舫闲吟把蟹螯!郡中即事三首:晓风山郭雁飞初?霜拂回塘水榭虚.鼓角清明如战垒!梧桐摇落似贫居,青门远忆中人产,宾筵莫讶食无鱼,红衣落尽暗香残:叶上秋光白露寒.越女含情已无限:莫教长袖倚栏杆,登临何事见琼枝:白露黄花自绕篱.惟有楼中好山色,稻畦残水入秋池。

水映桃花酒满卮.亭上一声歌白苎!

路傍垂柳古今情。

野望二首,萋萋麦陇杏花风,好是行春野望中.日暮不辞停五马.鸳鸯飞去绿江空,忘怀不使海鸥疑;野人归桌亦行迟;游西山兰若:春草春泉咽又生.借问山僧好风景,看花携酒几人行,泛舟入後溪!东风朝日破轻岚:仙桌初移酒未酣.玉笛闲吹折杨柳,春风无事傍鱼潭,雨馀芳草净沙尘,水绿滩平一带春.唯有啼鹃似留客,桃花深处更无人.一到花间一忘归?玉杯瑶瑟减光辉.歌筵更覆青油幕,忽似朝云瑞雪飞,莫问华簪发已斑,归心满目是青山.独上层城倚危槛?

贺州宴行营回将?

柏寝闭何时。

瑶华自满枝.天清凝积素。

和武相早朝中书候传点书怀奉呈。

柳营春尽马嘶闲,寄江陵韩少尹,别来玄鬓共成霜:云起无心出帝乡.蜀国鱼笺数行字,忆君秋梦过南塘!九剑盈庭酒满卮:戍人归日及瓜时.元戎静镇无边事,遣向营中偃画旗.游郭驸马大安山池,马嘶芳草自淹留?别馆何人属细侯.仙杏破颜逢醉客,彩鸳飞去避行舟,洞箫日暖移宾榻,垂柳风多掩妓楼.坐阅清晖不知暮,烟横北渚水悠悠,故萧尚书瘿柏斋前玉蕊树,与王起居吏部孟员外同赏?风暖动芬丝;留步苍苔暗,停觞白日迟.因吟茂陵草.幽赏待妍词!殿省秘清晓,夔龙升紫微.星辰拱帝座,剑履翊天机,耿耿金波缺。

佳气似烟非。

同心尚弼违.良哉致君日。

和萧侍御监祭白帝城西村寺斋沐览镜-吏部孟员外并见赠。

迎秋白帝祠.轩裳烦吏职。

送张郎中副使自南省赴凤翔府幕!

沉沉玉漏稀.彩笺蹲鷙兽.画扇列名翬,志业丹青重;恩华雨露霏.三台昭建极.一德庆垂衣,昌运瞻文教;雄图本武威.殊勋如带远:抗节衷无隐,维岳有光辉,晚沐金仙宇,风物动心期.清镜开尘匣,华簪指发丝.南宫有高步:岁晏岂磷缁,仙郎佐氏谋,廷议宠元侯.城郭须来贡,河隍亦顺流,亚夫高垒静,充国大田秋.当奋燕然笔?铭功向陇头;和窦吏部雪中寓直,瑞花飘朔雪?

冥鸿度南山.春台一以眺。

灝气满南宫.迢递层城掩!徘徊午夜中,金闺通籍恨,银烛直庐空.谁问乌台客,家山忆桂丛?小园春至偶呈吏部窦郎中:松筱虽苦节,冰霜惨其间.欣然发佳色,如喜东风还,幽抱想前躅,达士亦解颜,偃息非老圃;沉吟閟玄关.驰晖忽复失,壮气不得闲;君子当济物:丹梯谁共攀.心期自有约:去扫苍苔斑.酬吏部窦郎中直夜见寄,解巾侍云陛,三命早为郎.复以雕龙彩,旋归振鹭行,玉书期养素。

遐情愧不忘。

鲜飙自满襟.劳形非立事。

浮杯咽复沉.追怀王谢侣。

谁谓天池翼。

金印已怀黄.兹夕南宫咏:永宁里园亭休沐怅然成咏,云景含初夏,休归曲陌深.幽帘宜永日,珍树始清阴,迟客唯长簟,忘言有匣琴.画披灵物态:书见古人心,芳草多留步,潇洒愧头簪;登乐游原寄司封孟郎中卢补阙,爽节时清眺,秋怀怅独过.神皋值宿雨,曲水已增波,白鸟凌风迥,红蕖濯露多.伊川有归思!君子复如何,严黄门自京兆少尹贬牧巴郡-十四韵刻於石壁,石座双峰古.云泉九曲深.寂寥疏凿意:芜没岁时侵:绕席流还壅.更似会稽岑.相期宅畔吟.光辉轻尺璧。

闲匣以端忧.知止惭先觉。

相期老一丘。

芳意过湘沅。

穠李亦何言?

月满自高丘。

江通无狭流.轩窗开到晓。

风物坐含秋。

然诺重黄金,几醉东山妓,长悬北阙心.蕙兰留杂佩,桃李想华簪,闭阁馀何事;鸣驺亦屡寻.轩裳遵往辙,风景憩中林?横吹多凄调,安歌送好音.初筵方侧弁,故老忽沾襟?盛世当弘济,平生谅所钦.无能愧陈力.惆怅拂瑶琴!闲斋示一二道者,幽兰谁复奏;归欤想故侯,山蝉铃阁晚;江雨麦田秋.唯有空门学;南池荷花?蝉噪城沟水.芙蓉忽已繁.红花迷越艳.湛露宜清暑.披香正满轩.朝朝只自赏,郡中玩月?寄江南李少尹虞部孟员外三首。

耿耿下西楼?

积润通千里。

忽似偃云旗。

鹊警银河断:蛩悲翠幕幽.清光望不极,桂华临洛浦,如挹李膺仙.兹夕披云望,还吟掷地篇.凤池分直夜.牛渚泛舟年.会是风流赏,惟君内史贤,圆景旷佳宾,徘徊夜漏频.金波徒泛酒;瑶瑟已生尘?露白移长簟:风清挂幅巾.西园旧才子,想见洛阳人:城隍庙赛雨二首,零雨慰斯人?斋心荐绿苹.山风箫鼓响,如祭敬亭神:推诚奠一卮.回飙经画壁;郡楼晴望二首!

地远秦人望。

唯念故山归。

云景嘶宾雁?

岚阴露彩虹.闲吟懒闭阁!

流年已觉衰!

秋风水不波!

霁色朝云尽,亭皋露亦晞.褰开临曲槛.萧瑟换轻衣;天晴社燕飞.无功惭岁晚,一雨晴山郭,惊秋碧树风.兰卮谁与荐:玉旆自无悰.旦夕郡楼中?初移琪树!爱此丘中物!烟霜尽日看.无穷碧云意.更助绿窗寒,秋斋膏沐暇,旭日照轩墀.露重芭蕉叶:香凝橘柚枝,简书随吏散,宝骑与僧期.报国得何力,寄黔府窦中丞:汉臣旌节贵,万里护牂牁.夏月天无暑!

戎幕偃雕戈.满岁归龙阙。

郡中稀物役.嘉辰怅已失。

朝衣蟠艾绶,良哉伫作歌,书楼怀古,何独文翁化,风流与代深.泉云无旧辙?骚雅有遗音,远目穷巴汉!闲情阅古今.忘言意不极!日暮但横琴!九月十日郡楼独酌,掾史当授衣,残菊谁为惜,欞轩一尊泛,天景洞虚碧.暮节独赏心,寒江鸣湍石,归期北州里,旧友东山客.飘荡云海深.相思桂花白.暮秋言怀?

红树带青山.迟客金樽晚。

题枇杷树。

芳意常无绝。

西郊兰若。

石泉盈掬冷。

城隅凝彩画,谈空玉柄闲:驰晖三峡水!旅梦百劳关.非是淮阳薄,丘中只望还,珍树寒始花!氛氲九秋月.佳期若有待,袅袅碧海风,蒙蒙绿枝雪.急景自馀妍?春禽幸流悦?上元日紫极宫门观州民然灯张乐!山郭通衢隘?瑶坛紫府深.灯花助春意:舞绶织欢心!闲似淮阳卧!恭闻乐职吟.唯将圣明化,聊以达飞沉,云天宜北户;塔庙似西方.林下僧无事!江清日复长。

玄言亦已忘。

二毛非骑省。

松砌引长裾。

山实满枝香.寂寞传心印,在郡三年;今秋见白发,聊以书事,朝镜忽秋风.丝缕寒衣上,霜华旧简中,承明那足厌,车服愧无功.日日山城守,淹留巖桂丛;郡中端居.有怀袁州王员外使君;忆作同门友?承明奉直庐.禁闱人自异.休浣迹非疏;珥笔金华殿,三朝玉玺书.恩光荣侍从:文彩应符徐,青眼真知我,玄谈愧起予.兰卮招促膝,丽日流莺早,凉天坠露初.前山临紫阁。

三世影堂空。

山果青苔上。

曲水眺红蕖,谁为音尘旷:俄惊岁月除.风波移故辙;符守忽离居,济物阴功在,分忧盛业馀.弱翁方大用,延首迟双鱼:山寺题壁,物外真何事,幽廊步不穷.一灯心法在,寒蝉落叶中.归来还闭阁,棠树几秋风,暇日适值澄霁江亭游宴,碧落风如洗,清光镜不分.弦歌方对酒;山谷尽无云?振卧淮阳病,悲秋宋玉文.今来强携妓?醉舞石榴裙,何乃诗人兴。

壮龄非济物。

翛然与道俱。

讲义得醍醐.迹似桃源客。

翳桑俄有绩。

灭景谷何愚.几日遵归辙?

妍词属舜华.风流感异代,窈窕比同车,凝艳垂清露,惊秋隔绛纱.蝉鸣复虫思,惆怅竹阴斜;郡斋读经,柔翰误为儒.及此斋心暇,散材诚独善,正觉岂无徒.半偈莲生水!幽香桂满炉,息阴惭蔽芾.身撄竹使符,华夷参吏事?巴汉混州图.偃草怀君子?移风念啬夫:宿麦复盈租.圆寂期超诣.凋残幸已苏,解空囊不智:东灾殆欲芜;斋中有兽皮茵偶成咏.逸才岂凡兽.服猛愚人得.山泽生异姿,蒙戎蔚佳色,青毡持与藉!重锦裁为饰.卧阁幸相宜;温然承宴息!

岁华如雪。

暇日留●事。

野夫采鞭於东山偶得元者!追风岂无策,持斧有遐想.凤去留孤根,巖悬非朽壤,苔斑自天生?玉节垂云长.勿谓山之幽,丹梯亦可上,守郡累年俄及知命聊以言志?南国疑逋客,东山作老夫.登朝非大隐,出谷是真愚;气直惭龙剑,心清爱玉壶.聊持循吏传;早晚●为徒,东渡早梅一树.酣赏成咏?期云亦●开.乡心持岁酒,津下赏山梅,晚实和商鼎?浓香拂寿杯.唯应招北客,日日踏青来!题郡南山光福寺寺即严黄门所置-即却拾遗之词也,传闻黄阁守,兹地赋长沙.少壮称时杰?

芳树彩绳闲。

畏日隔青油。

自叹淮阳卧。

功名惜岁华;巖廊初建刹;宾从亟鸣笳.玉帐空严道!甘棠见野花?碑残犹堕泪,城古自归鸦.籍籍清风在,怀人谅不遐,雨中寒食:令节逢烟雨:园亭但掩关.佳人宿妆薄,归思偏消酒?春寒为近山.花枝不可见;别恨灞陵间,晚夏郡中卧疾;事外心如寄,虚斋卧更幽.微风生白羽:用拙怀归去,沉痾畏借留.东山自有计,蓬鬓莫先秋;酬卢司门晚夏过永宁里弊居林亭见寄:谁知去国心.幽亭来北户,高韵得南金。

苔甃窥泉少。

凉风似故园.惊秋对旭日。

郡阁山斜对?

琼枝席上人.乐声方助醉。

寂寞为斯人。

篮舆爱竹深.风蝉一清暑,应喜脱朝簪;山郭风雨朝霁怅然秋思,桐竹离披晓!感物坐前轩,江燕飞还尽?山榴落尚繁.平生信有意,衰久已忘言,南馆林塘.风烟隔短墙.清池如写月,珍树尽凌霜,行乐知无闷,加餐颇自强.心期空岁晚,鱼意久相忘,腊夜对酒,琥珀杯中物,烛影已含春,自顾行将老;何辞坐达晨.传觞称厚德,不问吐车茵,池上构小山咏怀?玉立出岩石?风清曲●●.偶成聊近意,静对想凝神,牛渚中流月,兰亭上道春.古来心可见。

南国冰霜晚。

腰章●汉仪.春行乐职咏。

秋感伴牢词。

旧里藏旧阁?

玉殿中参罢。

林塘腊候,年华已暗归.闲招别馆客,远念故山薇,野艇虚还触,笼禽倦更飞.忘言亦何事;酣赏步清辉,酬礼部崔员外备独永宁里弊居见寄来诗云图书-守山城!守土亲巴俗,闲门闭槿篱.遥惭退朝客.下马独相思,梁国惠康公主挽歌词二首:汤沐成陈迹!山林遂寂寥.鹊飞应织素:凤起独吹箫,云軿上汉遥.皇情非不极,空辍未央朝,授册荣天使。

群蛙试一鸣。

池岛清阴里!

巴南郡斋雨中偶看长历是日小雪有怀昔年朝谒因成八韵。

陈诗感圣恩.山河启梁国.缟素及於门,泉向金卮咽:霜来玉树繁.都人听哀挽,泪尽望寒原.南池晨望,起来林上月,潇洒故人情.铃阁人何事?莲塘晓独行,衣沾竹露爽,茶对石泉清.鼓吹前贤薄:林馆避暑:无人泛酒船.山蜩金奏响.荷露水精圆.静胜朝还暮,幽观白已玄.家林正如此?何事赋归田?夷落朝云候?王正小雪辰.缅怀朝紫陌,曾是洒朱轮。

鱼戏见增波.千里家林望。

气耿簪裾肃:风严刻漏频.暗飞金马仗,寒舞玉京尘,豸角随中宪,龙池列近臣.蕊珠凝瑞彩!悬圃净华茵,帝泽千箱庆,天颜万物春.明廷犹咫尺,高咏愧巴人!褒城驿池塘玩月?夜长秋始半,圆景丽银河.北渚清光溢?西山爽气多?鹤飞闻坠露,凉飙换绿萝,资阳郡中咏怀,腰章非达士,闭阁是潜夫.匣剑宁求试,笼禽但自拘,江清牛渚镇。

一雨东风晚。

酒熟步兵厨.唯此前贤意?风流似不孤;寒食宴城北山池,即故郡守荣阳郑钢目为折柳亭,别馆青山郭?游人折柳行.落花经上巳,细雨带清明.鶗鷢流芳暗,鸳鸯曲水平.归心何处醉,宝瑟有馀声,酬彭州萧使君秋中言怀;右职移青绶,雄藩拜紫泥.江回玉垒下,气爽锦城西.皋鹤惊秋律,琴乌怨夜啼.离居同舍念:宿昔奉金闺:资中早春,山莺独报春.淹留巫峡梦;惆怅洛阳人?柳意笼丹槛,梅香覆锦茵.年华行可惜?

瑶瑟莫生尘。

郡楼怀长安亲友:残暑三巴地!沉阴八月天.气昏高阁雨!梦倦下帘眠,愁鬓华簪小,归心社燕前.相思杜陵野,沟水独潺湲:王起居独游青龙寺玩红叶因寄.十亩苍苔绕画廊;几株红树过清霜.高情还似看花去,闲对南山步夕阳?夜听琵琶三首,掩抑危弦咽又通,朔云边月想朦胧.当时谁佩将军印!长使蛾眉怨不穷,一曲徘徊星汉稀;夜兰幽怨重依依.忽似摐金来上马.南枝栖鸟尽惊飞,破拨声繁恨已长!低鬟敛黛更摧藏.潺湲陇水听难尽。

永宁里小园与沈校书接近。

雨来萱草出巴篱。

洛阳归客滞巴东。

并觉风沙绕杏梁;彭州萧使君出妓夜宴见送,玉颜红烛忽惊春,微步凌波暗拂尘.自是当歌敛眉黛,不因惆怅为行人,题松江馆;津柳江风白浪平:桌移高馆古今情.扁舟一去鸱夷子,应笑分符计日程.偶题寄独孤使君.病起淮阳自有时,秋来未觉长年悲.坐逢在日唯相望,袅袅凉风满桂枝,怅然题寄!故里心期奈别何,手移芳树忆庭柯.东皋黍熟君应醉.梨叶初红白露多?斋中咏怀,无心唯有白云知,闲卧高斋梦蝶时.不觉东风过寒食,登郡前山,处处山樱雪满丛.岘首当时为风景。

州民有献杏者。

因感花未几。

岂将官舍作池笼,客有自渠州来说常谏议使君故事,怅然成咏,才子长沙暂左迁?能将意气慰当年.至今犹有东山妓,长使歌诗被管弦?春日朝罢呈台中寮友,退食鵷行振羽仪:九霄双阙迥参差.云披彩仗春风度:日暖香阶昼刻移,玉树笼烟鳷鹊观,石渠流水凤凰池.时清执法惭无事,未有长杨汉主知.瑰丽溢目.聊以成咏?

美人啼鸟亦长叹?

列营西照雪峰寒.文章立事须铭鼎。

南郭东风赏杏坛,几株芳树昨留欢.却忆落花飘绮席,忽惊如实满雕盘,蛾眉半敛千金薄,鷤鷢初鸣百草阑.志士古来悲节换.西川独孤侍御见寄七言四韵-翰墨都捐逮此酬答诚乖拙速;百雉层城上将坛.谈笑论功耻据鞍;草檄清油推健笔!曳裾黄阁耸危冠.双金未比三千字;负弩空惭知者难,都城从事萧员外寄海梨花诗,尽绮丽至惠然远及;珠履行台拥附蝉,外郎高步似神仙.陈词今见唐风盛?从事遥瞻卫国贤,掷地好词凌彩笔。

重使疲人感汉恩.今日鸣驺到嶓峡。

还胜博望至河源。

何时腊酒逢山客。

归来应是白头翁!

浣花春水腻鱼笺.东山芳意须同赏,子看囊盛几日传!赴资阳经嶓冢山,宁辞旧路驾朱轓,郡中言怀寄西川萧员外,功名无力愧勤王,已近终南得草堂.身外尽归天竺偈?腰间唯有会稽章,可惜梅枝亚石床.岁晚我知仙客意?悬心应在白云乡?郡斋感物寄长安亲友,晴天春意并无穷,过腊江楼日日风.琼树花香故人别;兰卮酒色去年同,闲吟铃阁巴歌里.回首神皋瑞气中.自愧朝衣犹在箧!息舟荆溪;入阳羡南山。

激涧横石梁。

游善权寺?呈李功曹巨,结缆兰香渚,柴车上连冈.晏温值初霁:去绕山河长?献岁冰雪尽,细泉生路傍.行披烟杉入,层阁表精庐:飞甍切云翔.冲襟得高步,清眺极远方;潭嶂积佳气,荑英多早芳.具观泽国秀;重使春心伤!念遵烦促途,荣利骛隙光.勉君脱冠意,共匿无何乡。

茅屋斜连隔松叶.主人闻语未开门。

绕篱野菜飞黄蝶。

乱後曲江,忆昔曾游曲水滨?春来长有探春人.游春人静空地在,直至春深不似春,独访山家歇还涉,寄裴校书.登高何处见琼枝。

关键词标签早朝大明宫  早朝时  永宁里  
我要说两句
热门推荐